板车组的那些事【十】

#小修了一下

#ooc爱我


       坐在休息区的长凳上,绿间确定自己不会再陷入突如其来的失明状况后,无视队长的不支持以及队友的担心,再次加入训练。

       在接下来的训练过程中绿间没有再出现像是险些打铁的失态,这让其他人安心下来,所以说那个绿间怎么可能会状态不佳——除了他的搭档以外大家都这样想。

       “小真,你现在就回去了吗?”在送走精疲力尽灵魂出窍...

2017-08-15

【喻黄】扎心了,我的老铁【下】

#ooc与小学生文笔同在

#花吐病


26.

       !!!!!

       黄少天有种再不说话就要失去他的队长的预感,绞尽脑汁要找出个合理合法的好理由。

       “就就就就...就凭我是他的男朋友!”

       人一时冲动是会说出一些事后忍不住咬掉舌头的话,就像是现在。

一直没有说话...

2017-08-10

【喻黄】扎心了,我的老铁【中】

#ooc与小学生文笔同在

#花吐病


15.

       黄少天发现他的队长最近很奇怪,似乎对自己冷淡了不少,不不不,不能说是冷淡,应该说是拉开了距离,而且他的感冒似乎还没好,最近几天都带着口罩。

       于是各种让黄·喻文州的忠实好队友·文天担忧的因素堆积在一起,伪·孤言寡语黄少天吓坏了不少队友。


16....


2017-08-10

【喻黄】扎心了,我的老铁【上】

#ooc与小学生文笔同在

#花吐病


1.

       一觉睡醒,喻文州发现枕边多了几棵小小的雏菊,冷静自若地将这几朵花放在床头柜上,并开始分析情况。

       花很好看,能看出是刚摘下来不久,这么说应该是不久前放进来的。

       可以推测是内部人员作案。

       这种恶作剧,犯人是住在...

2017-08-10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十二】

       在安抚好勇利的情绪后,维克托还来不及再问些什么,得到护士通知的医生便已经走进病房。

       作为当场唯一一个通晓俄语,而且在没有翻译的前提下,维克托代替胜生一家回答医生的提问。

       “病人是否还记得什么?”

       “什么都不记得。”...


2017-08-09

板车组的那些事【九】

      “你在做什么,高尾?”完成基础训练在拉伸腿筋的绿间感觉到身后帮他压住的高尾停下了动作。

       “就是感觉...”低下头嗅嗅的高尾很快抬起头来,继续帮绿间压住。

        直到跟绿间交换后,轮到高尾拉伸时,他才有些犹豫地开口,“我说啊,小真你早上是不是有种香味啊,那种女生经常用的化妆品的?”...


2017-07-26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十一】

       勇利醒来的时候,维克托正在家里,而作为替代,胜生夫妇则待在了病房里。

(原本想干脆就在病房住下让勇利二十四小时待在视线里的维克托,在连续两天都是医院里度过后,被忍无可忍的真利给丢了回去,“勇利可不会想在醒来后看到一个流浪汉一样的丈夫。”)

       当接到真利的电话,正在以一种对身心无益的速度吃饭的维克托把正夹着的日本蒸菜掉到了味噌汤里。...


2017-07-19

板车组的那些事【八】

      “哥哥,来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前面的真由美拐进一条不怎么被人注意的小巷,向绿间招了招手表示跟上。

       于是跟着走进去的绿间看着妹妹从她的书包里拿出一个小型方盒,然后在真由美向他靠近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虽然绿间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化妆盒,也见识过里面的东西,但不意味着他能明白一个女人——虽然还只是个初中生——拿着粉扑,向另一个男人——虽然还只是高中生——的脸上招呼是打算做什么。...


2017-07-15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十】

       “普利赛提选手,这次胜生教练少有地没有陪同呢。”在分组赛的短节目结束后,尤里奥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对勇利没有陪同的好奇,皱了皱眉,已经18岁的小俄罗斯人在外人面前收起了他的利齿,显得更为成熟冷静,“既然已经有身为总教练的雅科夫,又何必再带其他教练。”

        敏锐地察觉到这次缺席定有隐情的记者们锲而不舍地想要得到一些内幕,“但...”胜生教练基本从未缺席尤里·普利赛提选手的比赛(是的,连表演赛也会...

2017-07-04

板车组的那些事【七】

       在高桥医生的诊室里,与绿间长相相似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所幸令郎右脑区域的肿瘤细胞尚未扩散,仍是可控制阶段,但需要进一步检查判断性质才能确定治疗方案。可即使是良性,绿间院长,您也清楚治疗也并不容易。”穿着白色大褂的绿发男子点点头,示意谈话继续。

       坐在一旁的绿间一言不发地听着他的父亲和高桥医生——他将来的主治医师的对话,微微垂下头,即使是在提到自己脑部存在一颗危险的肿瘤时,脸上仍不见一丝波澜。与其父亲相似的冷静让观察他的高...

2017-06-26
1 / 3

© 我感觉我要是更新我就要掉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