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ng into the darkness

板车组的那些事【七】

       在高桥医生的诊室里,与绿间长相相似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所幸令郎右脑区域的肿瘤细胞尚未扩散,仍是可控制阶段,但需要进一步检查判断性质才能确定治疗方案。可即使是良性,绿间院长,您也清楚治疗也并不容易。”穿着白色大褂的绿发男子点点头,示意谈话继续。

       坐在一旁的绿间一言不发地听着他的父亲和高桥医生——他将来的主治医师的对话,微微垂下头,即使是在提到自己脑部存在一颗危险的肿瘤时,脸上仍不见一丝波澜。与其父亲相似的冷静让观察他的高...

2017-06-26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九】

       吃好已经不算早饭的早饭后,维克托让胜生夫妇留在家里——虽然还没有出现什么老年性疾病,但毕竟上了年纪,不适宜长时间守在医院照顾病人。理解维克托用心的胜生夫妇没有提出异议,只是表示中午会去给维克托带便当。

       回到医院的维克托遇到了在等着他的真利,“医生说再过几天他就会醒来了,拆线要再等一个月后。”侧过身让维克托走进病房,真利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倚在门口,“但就算能醒来,也会出现部分记忆缺失,大概要等到痊愈后才能恢复。”含着香烟让她的...

2017-06-09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八】

已经和雅科夫交流过的真利走了过来,“我现在去办手续,维克托,你先带爸妈去找个地方住,附近随便一家酒店就行。”在维克托提出一起去办理手续之前补上一句,“雅科夫先生会和我一起,所以就拜托你了。”

彻底失去了拒绝的理由的维克托只好带着胜生夫妇回到了他的公寓,身为二十四好丈夫,在有自己的房子的前提下,怎么可以让他的岳父岳母住酒店——公寓里的空房间还是够的,再放个西郡一家也不成问题。然而直到打开门口的那一刻,二十四好丈夫才想起里面还有没有收拾的残局等着他。听说日本有一个神奇的抽屉可以穿越时空,他现在去找还来得及吗。

被雪上加霜的维克托在把人请进公寓后,手忙脚乱地去处理那顿未果的晚饭,但旁边还有满地的...

2017-05-22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七】

等到第二天清晨,几乎彻夜未眠的维克托给马卡钦留下一天份的狗粮后,再次回到了医院。

这时的勇利刚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雅科夫特地要了一间条件不错的单人病房。

在维克托刚放置好勇利的用品后,雅科夫进来了,带着胜生真利和胜生夫妇,大脑一直处于待机状态的维克托终于想起雅科夫跟他提过——昨晚收到电话后紧急订了最早的机票的胜生一家今早就要到圣彼得堡。各种原因带来的歉意在这一刻淹没了维克托,看着走近的真利,沮丧地低下头,“对不起,真的,我……”没有去机场接你们,也没有照顾好勇利。

真利很干脆地打断了维克托接下来要说的话,“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感到愧疚。”真利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多爱她的弟弟,这也...

2017-05-13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六】

       被请出病房的维克托茫然地透过玻璃窗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勇利,打完电话的雅科夫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维恰,我刚刚和胜生的家人谈过了。你现在先回去收拾一些他的衣服过来——医生告诉我,如果不出意外,他明天就会被转到普通病房。我现在去办手续……”
        听着雅科夫唠唠叨叨的叮嘱,像是当初离开俄罗斯去往日本时一样,维克托走上前抱了抱这个亦师亦父的老人,“雅科夫,谢谢你。”
————
       ...

2017-05-06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五】

        勇利侧过头去,不敢对上那双有着大海颜色的双眼,“不是这个问题啊,维克托。”作为天之骄子的维克托从来都不会去介意他人的看法,但勇利做不到。不管是日本还是俄罗斯,同性恋都不被认可——尤其是俄罗斯。勇利不能忍受自己成为维克托人生的污点——他的维克托是俄罗斯的英雄,举世无双的冰上皇帝,怎么可以因为一个随处可见的胜生勇利而变得一无所有!
        不愿让步的双方在分居一周后,以维克托的妥协结局。然而身为胜出那一方的勇利却在维克托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2017-04-24

板车组的那些事【六】

最近绿间总是感到不知来源的疲惫感,以致连续几天早上都是在妹妹的敲门声中醒来。(绿间平时都是根据精确的生物钟准时起床,最近设制了闹钟,但效果并不如意。)或许是因为开学时期事务繁忙,生活作息挑不出一点毛病的绿间如此想道。

然而情况并没有如绿间料想般好转。

“哥哥,起来了吗?你要听的晨间占卜要开始了。”

从床上坐起的绿间扶了扶额头,稍微缓解数日积累下来的疲惫感带来的眩晕。待眩晕退却,绿间向门外等待的妹妹表示很快就好并迅速开始洗漱更衣。

等到绿间和准备早饭的绿间夫人道早安时,晨间占卜已经开始了,“巨蟹座的你,很遗憾,今天的运势是最后一名。今天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请多加留意。然后,幸运物是戒指...

2017-04-24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四】

       如果不是病床旁的仪器提醒着病人已经脱离危险,维克托几乎不敢去触碰勇利。他轻轻握住勇利因失血而显得冰冷的手,感觉再用点力这个人就会消散,期待着那双温润的棕红色眼睛可以和往常一样注视着自己。
        不知为何,维克托想起他和勇利之间最严重的一次争吵——也是少有的几次争吵之一——勇利有着日本人的包容,温和地接受了维克托的全部,不论是好与否,即使维克托不再是冰上的神明。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会那样坚定地反对维克托,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
  ...

2017-04-15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 【三】

        急救室的门打开了,护士们推着病床出来了,躺在上面的勇利头上绑着厚厚的绷带,脸色苍白地吓人。医生询问病人的家属在哪时,想站起来的维克托发现自己——在过度紧张的心理压力和体力大量消耗的前提上——腿软地几乎站不起来,还是雅科夫扶了他一把才堪堪站稳,“我!我是他的……”丈夫,接下来的那个单词卡在喉咙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他不能说出来,即使说出来也没有用——这里是俄罗斯,同性恋不被法律认可,所以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没有自称胜生勇利的丈夫的权...

2017-03-30

【维勇】we never know what will happen then【二】

        感谢身为前运动员留下的充沛体力,让这个忘记代步工具为何物的男人保持着不可思议的高速跑了整整五公里而不至于在半路倒下,饶是如此,等赶到急救室门口,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肺像是快要炸裂开来。
        急救室门口,雅科夫表情凝重地坐在长椅上,马卡钦正待在他的身边盯着那扇紧闭着的门,听到维克托的脚步声扭过头来,轻轻地叫了一声,又转了回去紧盯门不放。
        “雅科夫,勇利怎...

2017-03-23
1 / 2

©  | Powered by LOFTER